长乐无忧

[喻黄]黄少天的成仙考验

❤鱼精喻×猫妖黄,架空向,一句话郑徐,注意避雷

❤祝黄少生日快乐啊!

❤喻队在是鱼的时候,外表大概就和蓝色的孔雀鱼差不多,黄少差不多就是橘猫的那种外表。

❤许多沙雕设定,都是为了写起来方便,不要认真。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欢迎捉虫


1.

黄少天是一只拥有着千年修为的普通猫妖。

这些年来,他一直怀着对天界的好奇与渴望,勤勤恳恳地修炼,也不知是他太有天赋,还是他的态度太过诚恳,他在修炼的途中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大的困难。

直到现在,他已经拥有了千年修为,只要完成最后一道考验,他就可以得道成仙了!

黄少天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在猫族圣地领了考验的内容:吃掉蓝溪里的一条同样拥有千年修为的鱼。

“蓝溪啊,那里面的鱼估计也就只有一条拥有千年修为了,他叫喻文州,拥有着很美丽的蓝色鳞片。”族里的前辈这么对黄少天说。

“好的,我知道了。”于是,黄少天就带着他的宝剑冰雨,踏上了去往蓝溪的征途。

 

2.

黄少天到达蓝溪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边被晚霞染得通红,夕阳的余晖均匀地撒在湖面上,给这片澄澈的蓝又增添了几分梦幻感与不真实。这蓝溪虽叫着这么个名儿,实际上却是一片湖,一片很大很大的湖,湖面上的波纹缓缓地打着转儿,湖边的石头经过湖水的抚弄后,在夕阳下粼粼地泛着光。蓝溪的东西两边都是一片森林,树木郁郁葱葱,高入云天。

黄少天看着眼前的美丽风景,眯了眯眼,心想这地方环境还真不错,以后可以常来玩玩。

黄少天还在美滋滋地想着日后的美好生活,结果脚下突然开始震动,霎时间,湖面不再平静,树木也开始剧烈摇晃,风吹得使人睁不开眼。

是法力波动!

黄少天很快稳住了身形,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也不知道那人遭遇了什么困难,逼得他出现了这种状况。但现在这种状况不容得他做太多思考,看样子波动是从森林里出来的。他举步维艰地在行走着,想要寻找出波动源。

然后,他就在森林里看到了一个男人。

 

3.

喻文州此次出行是为了替方世镜寻找一种药材,却不料在回来的途中遭人暗算,对方人太多,又有备而来,喻文州坚持到击退对方后,实在承受不住,就晕了过去,醒来,就已经在一张床上躺着了,他正准备起身,却听到一声大喝“不要动!”

喻文州扭头,还没看清说话者,就感觉到一个人携着一阵风,跑到了床前。

“你感觉怎么样啊?还难受吗?你当时灵力波动得厉害,我就封了你的穴,把你带到这来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解了,还给你处理了一下伤口。但是你伤的太重了,还是不要乱动得好。”黄少天轻轻地把喻文州扶了起来,还在他的后背垫了个枕头,关切道。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后便轻轻地笑了:“谢谢你,我好多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颜,蓦地脸红了,他小声说道:“没关系。呃,也不知道这个木屋的主人在哪,但是我当时也来不及多想,就先把你带进来了,我应该写张字条谢谢他的。”

喻文州闻言便扭头看了看,简洁甚至有些简陋的布置,这不就是他每次和郑轩他们出来玩时,为了有了休息的地方,才随性盖的么。

“对了对了,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啊?你是哪里的人啊?是不是蓝溪里的?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喻文州的人啊?”黄少天也没有管喻文州有没有回答他,就倒豆子一般地继续说了起来。

“你找喻文州干什么?”喻文州虽然被面前人的话吵得头疼,但他还是捕捉到了重点,他记得他并不认识面前这个有虎牙的黄毛。

“哦哦,这是一个秘密,对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还有,你需不需要吃东西?要不要喝水?我觉得你现在还很虚弱啊。”黄少天对他救得这个人却是毫无疑心,依然热情地和对方搭话。

“我的确来自蓝溪。”喻文州回答,尽管对面的这个人救了他,但那是在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看他这个样子,肯定是找他有事,说不定也是寻仇,以他现在这个状况根本应付不了,这间木屋在蓝溪东边的一片森林里,离蓝溪可不近,对方的能力看起来也不弱,在他赶回蓝溪前干掉他也不是不可能。喻文州的脑子飞速地转着,“至于我的名字,我叫鱼丸粥。”

“鱼丸粥?还挺可爱的。但是有这种名字吗?你是不是不太想告诉我呀,没关系的。不过你伤的太重了,你先在这里休息两天吧,我会照顾你的。”黄少天没有在意,反而是笑嘻嘻地说。

“嗯,麻烦了。”面前这个人一定不简单,如果是敌人,就不好处理了,先留下吧,看看他想做些什么,至于其他,静观其变吧。喻文州想。

 

4.

4.

黄少天就这么照顾起了喻文州的起居。

喻文州毕竟还是伤的太重,导致他行动都有些不便。黄少天索性就让他躺着去了,天气好的时候,也会扶着喻文州在小屋附近转转。黄少天话很多,每天都会给喻文州说好多事情,有关于他生长的那片森林的,有关于距离蓝溪最近的那个小村落的,有关于蓝溪的,但唯独没有关于喻文州的。

黄少天一天至少会出去两趟,一趟是去镇子上的,每次回来都会带一堆食材和其他的什么东西,甚至会为了给喻文州解闷,买些小孩子的玩具,弄得喻文州哭笑不得。

另外一趟,则是去蓝溪,去找喻文州的。每次都会在蓝溪边上,用法力激起一些小波浪,然后大喊喻文州的名字,刚开始还会有人出来驱赶,后来也没人管了,人家在水深处呢,你在湖面上喊有个毛用。可黄少天从来没有放弃过,每天都要去蓝溪那儿骚扰一下。

当然,黄少天只对喻文州说了他去了蓝溪,怎么威风地呐喊,并没说目的,不过根据黄少天的表现,喻文州是这么猜的。

“鱼丸粥啊,你说为什么蓝溪是片湖,却叫蓝溪呢?”黄少天问。

我怎么知道?这蓝溪的年龄可比我早得多。喻文州心想。

“鱼丸粥啊,你也是蓝溪的吧,你原形是什么啊?鱼?乌龟?”黄少天问。

“鱼。”喻文州回答道。

“哦哦,你也是鱼啊,那喻文州也是鱼,不过我觉得你的原形可要比他可爱多了。”黄少天这个回答是由衷的。虽然曾听说那喻文州的原形有多好看,尤其是鳞片,简直被夸得像珍珠玛瑙一般,但黄少天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原形一定比那喻文州好看。毕竟这个人这么温文尔雅,长得也符合黄少天的审美,黄少天对他的好感度很高。

“谢谢。”喻文州礼貌地道谢,内心早就刷满了吐槽。

“不过,鱼丸粥,你名字为什么和喻文州的这么像呢?”黄少天的眼神突然凌厉了起来,一双浅褐色的眼瞳死死地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明白了,这人的警惕性并不低,这么多天怕都是在观察他吧,就像自己观察对方一样。可眼下的情况不容许喻文州做其他选择,他只好瞎编道:“是啊,就是因为我名字和他像,在蓝溪的时候我还饱受他和他的兄弟们的欺凌,像我们这些低层次的鱼,根本就没有鱼权的,只能通过战斗来实现自身价值,我就是在战斗中才受的伤。”

黄少天暗自琢磨着这个人的话,这个人的确伤的不轻,如果之前还在想他会不会为了自己多次去蓝溪那叫战的行为想要趁自己不注意,来个偷袭什么的,那么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个人也和喻文州有仇,他也可以说是自己的盟友了,毕竟自己只是想吃掉喻文州,并没有要伤害蓝溪其他生物。

“没想到啊,你们蓝溪的阶级制度这么严重啊,别怕,我看你身手也不凡,人又那么好,迟早有一天会飞黄腾达,他喻文州根本不算什么的,我相信你!”

黄少天的心情一下子美好了,他虽然没有直说“哎兄弟,刚巧我成仙要吃掉喻文州,咱俩联手干一票怎么样”,但他已经从心底把这个人当成朋友了。

两个人就这么过活着,且黄少天照顾喻文州照顾的越发诚恳勤快了。

 

5.

在黄少天的精心照顾下,喻文州的伤慢慢好了起来,虽还没有痊愈,走路却也不成问题。但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及此事,只是继续着这种幸福生活。

黄少天依旧会每天去蓝溪那儿挑衅,喻文州也可以在这个时候独自绕森林转转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转的,这片森林他早就和郑轩他们转完了,他只不过想要一个人走走而已,可是这一走,便走出了事。

他看见了曾经那些暗算他的人,这些人的伤也基本都好了,而且还又来了一些援手,正在森林里寻找什么,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还能有什么,不就是自己么?喻文州停下脚步,借树木的层层掩护观察着这些人。

直到,他看到了黄少天。

 

6.

少天回到小木屋时,没看见喻文州。

鱼丸粥他可从来不会离开这么长时间的。黄少天心想。于是,他扔下东西就开始在森林里寻找起了喻文州。

“鱼丸粥!鱼丸粥!你在哪儿?”他大声呼喊着,突然听到了一阵踩在树叶上的“沙沙”声,黄少天惊喜地以为是喻文州,可仔细一想,这声音的响度,明显不是一个人踩出来的,于是他谨慎地朝着声源走去,就看到了一堆黑衣人。

那群人明显也看到了他,甚至已经有人想拔刀了。黄少天镇定地走了出去,为首的黑衣人冷冷地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蓝溪的人。”

黄少天内心一惊,这些莫非就是上次把鱼丸粥打成重伤的人?他们知道没有杀绝,就追了过来?

他从容不迫地开口:“蓝溪的人?我怎么知道谁是蓝溪的人?人家又不会逢人就说‘哥们儿,我蓝溪的’,更不会给脑门儿上贴两个大字,你让我如何去分辨?你们这么多人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没脑子的人当头儿呢?唉,真的是,我都替你们这伙儿土匪的未来感到担忧。”

其实一个人是不是蓝溪的很好分辨,大概是生活环境不同的缘故吧,蓝溪的人身上都会带上一股澄澈的灵气,只要你修炼,就肯定会感觉到这股灵气,就算你不修练,也会感觉到蓝溪的人气质不俗。黄少天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气气那些人,毕竟这些人十有八九就是冲着鱼丸粥来的,不好好教训一下怎么可以?

对方看来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虽然已经有不少人都青筋暴起了,但还是没人不理智地直接冲上来干一架。对方的头头语气不改,问道:“你是谁?”

黄少天刚想怼一下对方,可仔细一想,对方的身份自己还没核实,于是就开口道“哎呀你们就别管我是谁了,其实吧,这些天我还真有遇到过一个人,你们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皮肤特别白,眼睛也特别好看,就跟那蓝溪一样,直视的时候就会心动,总之就长得特别好看,身材也很匀称?”

喻文州虽和他们离得不近,可是像他这种修为,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他可是把黄少天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攥紧了拳头,轻轻地靠在了树干上,通过这些天和黄少天的相处,他已经潜意识地把黄少天当做朋友了,被朋友背叛的滋味,喻文州可是一点儿都不想尝试。

黑衣人的头头愣了愣,竟真的开始回忆喻文州的长相了,可是,哪有人去杀一个人的时候还留意那个人长得好不好看的?还直视?我能告诉你我和他直视时想得都是怎么弄死他吗?可是那家伙好像真的长得挺好看啊,黑衣人之首头痛地想道。

黄少天不耐烦地用脚尖蹭了蹭地面,看对方不说话,又开口道:“那个人是不是叫鱼丸粥?”

黑衣人又愣了,那个黄毛说的什么?鱼丸粥?这不是隔壁早餐摊王阿婆的招牌吗?他是不是有口音?刚才为啥没听出来呢?

黄少天内心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他现在只想赶紧找到鱼丸粥,再这么磨蹭一秒,对他而言都是折磨,于是他放狠了语气:“快点儿!是不是!磨蹭什么呢?找人还这么磨叽?”

黑衣人之首想想,应该是对方没念准名字吧,然后就点了点头。

呵,果然,是冲着鱼丸粥来的,我不能让他们伤到鱼丸粥,我要保护鱼丸粥。黄少天这么想着,可还没等他动手,对方就已经执剑刺了过来。

黄少天的反应可一点也不慢,他一个闪身,躲过了那剑,顺便抽出了自己的冰雨,直接刺向那人的喉咙。黑衣人们纷纷围了上来,个个面露凶相,恨不得把黄少天碾碎了。

黄少天稍稍一想,就能明白对方的用意了,无非就是不信任他,想制服他后绑起来审问。可他会给对方那个机会吗?要是会的话,他就不叫黄少天了。

黄少天的剑法可谓是出神入化,要么是单纯的格挡,但只要他出剑,剑上就绝对会沾血。当然,这只是个形容,黄少天的这把冰雨,不是普通的剑,就算把这堆人都杀光,冰雨也依旧一尘不染,泛着幽幽的蓝。

喻文州缓缓地吟唱了一个口诀,正准备释放束缚术来帮助黄少天的时候,一支箭就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擦过了他的耳边。

糟了,对方肯定来了不少人。喻文州在清楚这一点后,就开始想拉着黄少天向蓝溪那边撤了,毕竟蓝溪那边可是自己的主场,他这种鱼成的精在水里会有更好的发挥,再不济也能找来帮手。

黄少天虽然战得正嗨,但他一点也没有放松对四周的警惕。当他看到树后的那一抹水蓝色,就兴奋了。那件衣服是他亲自买的布料找人给鱼丸粥做的,这个地方不可能有第二件!此时,黄少天恨不得一脚把身边这些人踢开,然后再去给鱼丸粥一个大大的拥抱。

喻文州面对面前这些人,神色虽凛冽,但却一点惧怕的意思都没有。他的指尖萦绕着天蓝色的光芒,好看的紧,也可怕的紧。

他缓缓后退,直到距离黄少天近在咫尺时,他才停下。黄少天一个猛刺,穿过包围就来到了喻文州的旁边。

喻文州在黄少天的胳膊碰在了自己的胳膊上时,顿时松了口气,心里的那片海饱受了狂风呼啸,终于风平浪静,只剩下平静与安定。

还好,这个人没有背叛他;还好,这个人来到了他身边。

“鱼丸粥!你没事吧?”黄少天一边应付这些杀手,一边焦急地喊道。

“我没事,少天,不要恋战,向蓝溪那边撤。”自己修为高,黄少天和自己的差距似乎也在伯仲之间,但对方也差不了多少,在这种多对少,且差距明显的情况下,直接战斗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嗯。”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应道。对于鱼丸粥的话,他是深信不疑的。

对方的人数貌似还在增多,将这片森林堵得严严实实。喻文州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对方这种攻势他显然应付得有些吃力。直到对方一剑划伤了自己的胳膊,虽然伤的不深,但在黄少天眼中,那血可是极其刺眼的。

黄少天的灵力开始释放,不同于喻文州受伤后的灵力波动,他的灵力是自己选择释放的,可以通过自身完美地控制,主要就是用来压制的。在场的这些人修为虽高,但终究敌不过黄少天这种半只脚已经迈入仙班的人,纷纷支撑不住,气血上涌,手中的剑已经拿不稳了,再这样下去他们肯定会灵力受损,这可有些得不偿失。

不过灵力释放后,他自己肯定伤得更重,不如那时再来报仇。黑衣人之首这么想着,便下令道:“撤!”一瞬间,黑衣人们纷纷踉跄着,狼狈地离开了这里。

喻文州在感受到那股强大的灵力后,怔了一下,随后迅速地反应过来,这是黄少天通过释放自己的灵力来压制这些人。喻文州差点想要发飙,想要摇着黄少天的肩膀问问他是不是慌不择路了?但是这种情况下,打断黄少天的释放问题就大了,是要以性命为代价的。喻文州只好稳住呼吸,冷冷地看着这些人慌忙逃窜,最后,接住晕倒的黄少天。

“你没事吧?”这是黄少天晕倒前的最后一句话。

可就这四个字,仿佛一颗微小的石子,深深的砸入喻文州的心里,刹那间,各种情绪仿佛被打翻的糖果罐里的糖果一般,都涌了出来,什么味道的都有,四散开来,可最后剩下的那一颗,却是拥有着甜蜜的粉红色,象征着爱的那颗。

喻文州有些哽咽,他颤抖着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脸颊,嘴唇紧紧地抿着,生怕悲伤从嘴巴里跑出来。可他不知道,当他闭上了双唇,悲伤与难过就从他那双被黄少天称之为直视一眼就会心动的双眸中涌了出来。

喻文州抱起黄少天,用着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朝着蓝溪奔去,他一秒也慢不了。

 

7.

黄少天醒了,就像当初喻文州醒的那样,躺在那张小木床上,喻文州坐在他旁边,看到他醒,眼睛都亮了。黄少天对着他笑笑,喻文州有些感慨,这些天,他不知道多少次盯着黄少天的脸,希望能看到这样的笑容了。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声音嘶哑地问道:“回来了啊?”看似很无厘头地一句话,喻文州却回给他一个温柔的笑容:“回来了。”

黄少天没有多想,他小幅度地活动活动胳膊,扭了扭脖子,结果却在看到喻文州直视他的目光时,愣住了。

那目光,实在难以形容。就像孩童看见了最喜欢的玩具,赤裸裸地表达着爱意;又像春日冰雪消融清风拂过水面粼粼,充斥着暖意与柔情。忽然,黄少天全身的血液就往头上涌。他小声地问:“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没怎么,就是觉得你好看,尤其是眼睛。”喻文州支着头,带着笑意说道。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现在脸有多红,他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支支吾吾地说道:“嘁,瞎说吧。你倒是说说,我眼睛有多好看啊。”

“很好看,就和那湛蓝的天空一般,直视一眼就会心动的那种。”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不出所料地看到了鱼丸粥带着笑意的脸庞。那双勾人心魂的桃花眼依旧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而他就这么一头扎进了那片深邃的湖里,再也出不来了。

黄少天终于明白,他曾经对鱼丸粥的那些不知名的感情是什么了,不用多说,因为鱼丸粥对他有着同样的感情。

黄少天勾起嘴角,凑到喻文州跟前,他的呼吸尽数扑在了喻文州的脸上,喻文州的味道也直往他的鼻腔里钻。黄少天眨眨眼,语调暧昧地说:“那你直视了这么多眼,有没有心动?”

“早就心动了。”

 

8.

自从黄少天醒来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简直如胶似漆。如同黄少天照顾喻文州一样,喻文州也尽心尽力地照顾着黄少天。

但和以前又有些不同。比如说:以前只有在喻文州刚醒的时候,行动实在不便,黄少天才会给喻文州喂饭,而如今,喻文州给黄少天喂饭简直已经成了日常,恨不得用嘴喂;以前都是喻文州受伤睡床,黄少天打地铺的,而如今,两个人在床上抱得跟个连体婴儿似的,黄少天以前特意买的一床被褥已经被抛弃了,热恋中的情侣,谁会去在两人中间画个楚河汉界?

黄少天觉得自己简直要幸福死了,鱼丸粥实在是太好了,好到现在他根本离不开鱼丸粥了。但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某个晚上,黄少天窝在喻文州怀里,如往常一样,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嗑。话题不知怎么带到仙界了,黄少天就说:“鱼鱼,其实吧,我已经是一只有着千年修为的猫妖了,我只需要完成最后一道考验,就可以成仙了。你也快快修炼,到时候,咱们一起去仙界,一起吃仙界的仙桃,一起看仙界的风景,做一对人人都羡慕的神仙眷侣。”

喻文州有些沉默,黄少天以为他走神了,就用脑袋拱了拱喻文州的下巴,得到了喻文州含糊不清的一句“嗯”,但他也没多想,就继续自顾自地说着他对天界的向往。

在那次刺杀后,喻文州把黄少天带回了蓝溪,刚巧遇到了极其擅长医药的王杰希,王杰希帮忙治疗了黄少天后,便买一送一地占卜了一卦,并告诉了喻文州一个小秘密:黄少天成仙的最后一道考验是什么。喻文州其实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但得到证实后他还是沉默了好久。随后,他向王杰希道了谢,向魏琛反应了那些黑衣人的情况,便带着黄少天回到了那个小木屋。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就是喻文州,他肯定会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吧?喻文州想道。你要想去吃仙桃,就必须先吃了你理想中和你一起吃仙桃的人,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很大的冲击。

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的异样,他很快就靠着喻文州沉沉地睡去了,可第二天早晨,他伸出胳膊想摸摸喻文州,却没有摸到。

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另一边床铺是凉的,这说明鱼丸粥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

莫非是去给我做早餐了?黄少天这么想着,刚准备下床,就看到地上的一片鱼鳞——一片蓝色的、有着美丽花纹的鱼鳞。

这种鱼鳞......是喻文州的!一定是那个家伙!说不定是害怕鱼丸粥抢走了他的风头,然后就把鱼丸粥抓走了!

黄少天有些害怕,他绕着小木屋走了一圈,大喊着鱼丸粥的名字,没有得到回应的他怒火攻心,当即就带着冰雨直冲向蓝溪,想要救回鱼丸粥,顺便手刃了那个喻文州。

 

9.

郑轩此时正在和徐景熙吃早饭呢,结果就突然有人跑过来大喊:“郑骑士长!不好了!那个黄毛又来了!闹得特别凶!”

“那家伙不是以前就来过了么?别管了,让他自己玩吧。”郑轩也是疑惑,我早饭还没吃完呢,你就跑来给我说这么个小事,那人以前来过那么多次,反正影响也不大,我不是早就说过不用管他了么?

更何况这人和喻文州是什么关系,你们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这次文州回来也是为了他,人家小两口的事我操心个什么劲儿啊?郑轩默默想道。

“可是这人好像受了什么刺激,攻势异常凶猛,恨不得把蓝溪翻个底朝天,还喊着什么‘鱼丸粥’。”

“鱼丸粥?这人是不是饿了?郑轩你要不要给他带一份奶黄包过去?”徐景熙指着手边还未动过的奶黄包,慢条斯理地问。

“我的熙儿,别闹了。我还是出去看看吧。”郑轩无奈地看了一眼徐景熙,站了起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压力山大啊!”

黄少天此时对水中的情况可是一无所知,他依旧一边攻击一边怒喊道:“你们蓝溪的人怎么这么可恶?专制统治吗?你们这湖迟早得干!让喻文州出来!把我的鱼丸粥还给我!”

“你安静点行不行啊?鱼丸粥是个什么鬼?我们蓝溪的人相亲相爱,和睦友善,谁告诉你我们有专制统治了?”郑轩一出水就听见黄少天的叫嚣,他皱了皱眉头,对方喊得这都是些什么啊?怎么还污蔑呢?

“有!你们这么欺负鱼丸粥,我要替他报仇。今天你不把鱼丸粥还给我,我就斩了你!快点快点快点!把鱼丸粥还给我!”黄少天大喊道。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的唠叨,清晰地传入黄少天的耳中。

“鱼丸粥!太好了我终于见到你了!”

“文州?你不是和魏老大谈事去了吗?这么快?”

黄少天和郑轩同时开口,说完,猛地回头,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嗯,谈完了,我先带少天走了,辛苦了郑轩。”喻文州笑着对郑轩点点头,随后拉起黄少天的手,就朝着森林里走去。

“你是谁?”黄少天挣不开喻文州,只能被他拉着走。可是,面前这个人究竟是谁?是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鱼丸粥,还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喻文州?

“我是喻文州,也是你的鱼丸粥。”喻文州平静地回答。

“为什么要骗我?”黄少天猛地停住了脚步,盯着喻文州质问道,睁大的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我刚开始是迫不得已,当时的情况,我根本不敢告诉你我是谁,至于后来,我想和你再好好地相处一段时间,感受一下和你一起的甜蜜时光,可是,这一感受,我根本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声音低沉地说。

“那你这次呢,为什么回蓝溪?”黄少天略带哽咽地问。

“我想问问族长,问一下这种考验能不能更改。”即使我知道答案,我也想再回来寻求一个奇迹。

“你是不是傻?千年猫妖的成仙考验怎么可能更改?”黄少天愈发难过了,他现在真想把喻文州的鱼脑袋掰开,看看是怎么长的。

“是呀,根本没办法更改。”喻文州轻轻地说。

说完,两人都闭了嘴,没办法更改,那要怎么办?偌大的森林只剩下了风经过树叶的声音,“沙沙”的,单调而又寂寥。

黄少天将喻文州被风吹乱的刘海拨好,抿抿嘴,淡淡地说道:“那我就不成仙了。”

喻文州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声线打着颤,说道:“你说什么?你昨天不还说,还说你有多渴望天庭吗?”

“那又怎样,那是昨天,我现在不想成仙了。”黄少天挑了挑眉,毫不在乎地说道。

“不想吃仙桃了?”

“咱们可以一起去吃王阿婆家的鱼丸粥。”

“不想看风景了?”

“看啊!明天咱们就出发,先去中草堂,再去百花谷,还可以去呼啸山庄……山那边的兴欣村就别去了吧,太穷了,里边还有个不要脸的家伙。”

“不想……”

“好啦,于我而言,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我可以不当神仙,不吃仙桃,不去看仙界风景,但我不可以没有你。”黄少天扑向喻文州,坚定地说。

喻文州搂紧了怀里的人,轻轻笑了笑,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哦,我的天使。”

风还在轻轻地吹着,吹起了地上层层的落叶,吹起了喻文州披散着的柔顺墨发,吹起了冰雨明蓝色的剑穗,将喻文州和黄少天吹进了对方的生命里,离开不了,也抹去不得。

 

10.

猫族历史上有不少猫都折在了成仙的这一道考验上,一辈子就只能与这考验纠缠着,最后也没个什么结果。

黄少天也不例外。

天之骄子的他修炼上几乎没遇过什么困难,偏偏栽到了这个千年考验上,或者说,偏偏栽到了喻文州这个人上。

不过,能收获一个这么好的伴侣,这波不亏。

黄少天开心地想道,然后牵紧了身旁喻文州的手。

“少天,今天想吃什么?”

“鱼丸粥吧!”

 

他们的路还很长,但他们会陪在对方身边。

直到永远。


——————————————————————————————

祝我们最帅气最可爱的剑圣大大18岁生快!

成人了就可以合法上天了呢

前方的路可能会泥潭遍布,荆棘丛生,但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陪你征战四方,陪你长乐未央。

我们为你加冕!

希望你能和文州幸福美满,直到永远。

在此献上我的祝福。

你就是我的天堂♡


祝我们最帅最可爱的剑圣大大黄少天生日快乐!

18岁了就可以合法上天了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脑抽地报了个手写祝福,字写得超难看。

但我超喜欢黄少天的!

愿他一生充满糖果和玫瑰❤

辣鸡长乐在此献上祝福。

810黄少生贺企划宣传

期待!!!

雏夏倾心:

❥因为是喻黄群内活动,所以宣传带喻黄tag啦,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生贺企划,算是我们群里的一点小心意啦,希望你们不要嫌弃啦!


 


❥群内决定为我们的剑圣大大的18岁生日以及剑与诅咒的出道纪念年展开一项活动,主要是为了庆祝我们的剑圣大大生日!


 


❥群内统一tag:黄少天18岁成人生贺


 


❥参与准许:带其他人带喻黄cp以及其他cp(不会出现非喻黄cp的喻cp或者黄cp,毕竟我们是喻黄群嘛)


 


以下是节目单:


 


文:


宝宝:原著向(cp喻黄,车)


三森:古风pa(少天王文州臣)


死神:师兄弟(师兄喻×师弟黄)


清酒:文言文(黄少个人向微喻黄)


初倾:婚礼pa(喻黄方王二重婚礼)


猫姬:生子向(喻黄ABO带国家队)


柒笙:兽化pa(喻队蛇黄少狼犬,车)


长乐:架空向(喻队鱼精黄少猫妖设定)


宝宝:原著向(主喻黄cp,带蓝雨全员)


宝宝:校园pa(喻黄cp向,带一点双花)


清酒:娱乐圈(喻黄ABO设定带一点郑徐)


镜像:电台文(楚云秀+黄少天+联动角色)


图:


浅沫:黄少个人


三森:临摹个人


有喻:喻黄cp向


沐兮:喻黄cp向


宝宝:喻黄性转向


手写祝福:


九夏、浅沫、宝宝、长乐、颜泠、小晴空


三森(举牌)


清酒、筝筝(诗)


拼豆/刻章(二选一)


颜泠(Q版黄少)


视频:


镜像(群内生贺音频+文案)三森代发


初倾:喻黄向视频,全程水(全素材来自动画)


 


以下是时间以及发文顺序:


00:00


三森:代发视频(群内生贺音频+文案) @三森 


01: 00


长乐:手写祝福 @长乐无忧 


02:10


有喻:画(喻黄cp) @有喻队的黄少天 


03: 00


长乐:文(架空向) @长乐无忧 


04: 00


宝宝:车(原著向) @念景萧 


05:00


浅沫:画(黄少个人) @似朝朝. 


07:00


宝宝:画(性转喻黄) @念景萧 


08:00


小晴空:手写祝福 @小晴空啊嗯_ 


09:00


宝宝:手写祝福 @念景萧 


10:00


三森:举牌(手写)+图(个人临摹) @三森 


11:00


死神:文(师兄弟) @未知死期 


12:00


镜像:文(电台文) @橘皮果酱三明治 


13:00


浅沫:手写祝福 @似朝朝. 


14:00


宝宝:文(原著向) @念景萧 


15:00


颜泠:拼豆/刻章(q版少天) @颜泠。 


15:10


沐兮:画(喻黄cp) @沐兮 


16:00


宝宝:文(校园pa) @念景萧 


17:00


清酒、筝筝:手写诗 @丛云清酒  @qiāng破筝 


18:00


三森:文(古风pa) @三森 


19:00


颜泠:手写祝福 @颜泠。 


20:00


九夏:手写祝福 @九夏 


21:00


清酒:文(娱乐圈) @丛云清酒 


22:00


初倾:文(二重婚礼) @雏夏倾心 


23:00


柒笙:车(兽化pa) @艾琳° 


23:59


清酒:文言文 @丛云清酒 


 


总策划:夏初倾 @雏夏倾心 


参与人员:如上时间表


后期:龍龍、镜像 @橘皮果酱三明治 


特别鸣谢:九夏 @九夏 龍龍


 


剩下镜像的视频内有啦,我就不说了。


视频里的图源网络,侵删。



【喻黄】最佳听众

*灵感来源b站视频av13105393

*新人发文,请多指教

*ooc预警

*为全世界最好的喻黄打call!

黄少天是个话痨,这在他的交际圈中已不是一个秘密。

他的话很多,垃圾话很多,有道理的也不少,吐露真情实感的也有,但是当这些话搅在一起,就仿佛一团交错杂乱的毛线球,没人会有那个耐心去一一分辨,所以大部分人对黄少天的话都会一笑而过,或者吐槽两句。

当然,这个大部分人不包括喻文州。

在某个属于蓝雨的炎热夏天,蓝雨众人于训练的闲暇时间开了一个茶话会,主要内容就是吃粉丝送来的大波零食。

可是黄少天不是一般人,他虽然在吃着,但也无法克制他想要说话的欲望,于是,他的声音便如炎热的夏风缭绕在整个休息室,语气中尽是明媚热烈,但却扰人心烦。

“黄少啊!算我求求你了,咱们安安静静地吃零食不好吗?你为什么非要浪费一下你的口水呢?”宋晓抓着薯片袋子,神色绝望地开口。

“就是啊,黄少,学学人家周泽楷好吗!”李远也提出建议。

“附议。黄少,说了这么多,你不觉得口干舌燥吗?”徐景熙跟着说道。

“对啊!黄少,你保护一下我这个未成年的小可爱的耳朵行嘛?”卢瀚文可怜巴巴地说。

“我靠!你们这是嫌弃我啊!为什么要这么安静啊,几个大老爷们在一起,不散发一下男性荷尔蒙,你们好意思吗?好意思吗?为什么要学习周泽楷,他有什么好学的,动不动就脸红地说不出话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哑巴。而且我不觉得口干舌燥啊,我反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小卢啊,就是因为你还小,未成年人更要活泼可爱一点啊!老气横秋的像什么话!”黄少天咽下嘴里的果冻,情绪激动地反驳。

“呵呵!男性荷尔蒙是通过说话来散发的吗?”宋晓小声吐槽。

“对啊,而且咱们一堆大老爷们,给谁散发啊?”李远说道。

“嗯?”黄少天瞪大了眼,正准备好好和宋晓、李远讨论一下男性荷尔蒙的问题,就有一瓶水从他的左边递了过来,他顺着那双白皙修长的手看过去,就看见他的队长正对着他笑。

黄少天一时有点怔,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他笑得怎么这么好看。嘴角微微扬起,眼眸眯起,眼尾也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明明今天的温度那么高,可喻文州的笑却像轻风,像泉水,像河堤杨柳,将他包裹起来,周围的一切热浪都与他无关,他的世界只剩下喻文州的这个笑。

“少天,还是喝点水再说吧,我听着呢。”喻文州又把杯子向前递了递,柔声说道。

“噫~”

“队长偏心哦!”

“只给黄少的水吗?啧啧,讲究啊!”

“只有我一个关注那句‘我听着呢’吗?”

“你不是一个人!”

蓝雨众人开始起哄,训练室顿时弥漫了一种暧昧的气氛。

“胡说什么啊你们!队长只是我的好兄弟啊!也就队长会认真听我说话,还会关心我,哪像你们这些人,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少看同人,那会荼毒你们心灵!”黄少天脸微微泛红,脑子开始混乱,嘴上快速但却毫无章法地回击道。

“呦呦呦!”

“兄弟!好兄弟!。”

“队长,我敬你是条汉子,能一本正经地听完黄少的话。”

“你们都忘了队长那句‘为了友谊,可以忍了’吗?”

黄少的辩解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蓝雨众人反而变本加厉了。黄少天偷偷瞄了一眼喻文州,发现他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闹,黄少天脸更烫了,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盯着手中的水杯,不说话了。

“黄少,你该不会真以为队长每次都那么认真听你讲话真的是为了友谊吧。”黄少天右手边的郑轩靠近黄少天,轻轻地说道。

“难道……”黄少天楞了一下,他觉得有股情绪在自己的胸腔里猛烈地撞击,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话也少了起来,他好像在期待什么,“不是吗?”

“至少,以我和你这么多年的兄弟情,我就做不到听你讲完,然后再给你递一杯水。”郑轩耸耸肩,说。

郑轩的那句话在黄少天的心里激起了一层涟漪,黄少天开始仔细留意、观察、思考。

喻文州每次看他说话时脸上的笑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喻文州能听完他的话还不吐槽他?那他递过来的那杯水又代表着什么?自己可不可以理解为他在关心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如他所说,只是友谊吗?

我真的,只想和喻文州当兄弟吗?

“我去!黄少天你再想什么啊!不和队长当兄弟,难道当恋人吗?不不不不不!你们可是蓝雨双核,剑与诅咒,最好的搭档啊!当恋人怎么可能呢,一定是被郑轩影响了,明天就去找他pk!”黄少天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枕头里,希望可以抛掉这个危险的想法。

可是这个想法一旦出现,就极其顽强地在黄少天的心窝里生根发芽,怎样都除不掉,甚至还在快速地生长着,左右着黄少天的情绪。

“啧,一定是兄弟情,队长那么温柔,对谁都很好呀,是我多心了,自恋个什么劲儿。”黄少天翻身起床,登上QQ,寻找着他的好兄弟,想要证明他和喻文州的纯洁关系。

12:24

夜雨声烦:乐乐!乐乐!在吗!我有话要问你!你一定要认真答,遵从你的内心,你是不是我的好兄弟?

百花缭乱:是……吧。

夜雨声烦:吧?什么吧?咱俩这关系你还用吧?你故意的是不是?好好回答!我很认真的!

百花缭乱:行行行,我是你好兄弟行了吧,你今天发什么神经?

夜雨声烦:没有!我很正常。那我问你,你愿不愿意认真地听我说话,然后在我说完后给我递杯水?

百花缭乱:我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害我?

夜雨声烦:……

“一定是因为我只是联盟一枝花张小乐的男闺蜜,我俩不是真正的兄弟关系,一定是这样。”这么自我安慰着,黄少天又点开了和叶修的消息页面。

12:28

夜雨声烦:老叶老叶!在不在在不在?我问你个问题昂!你认真回答!如果你愿意认真听我说话,还愿意在我说完后给我递一杯水,那么,咱俩是什么关系?

君莫笑:父子关系。

夜雨声烦:我去你个父子!我就知道老叶你说不出什么好话!拉黑拉黑!

“一定是因为老叶太没下限太无耻了,我要换个正常点的。”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黄少天又戳开了和王杰希的聊天页面。

12:31

夜雨声烦:老王?在吗在吗?我问你个事,你觉得如果一个人愿意听我说话,还会给我递水,那么他对我是不是有意思?

王不留行:[自动回复]忙碌中,若有急事请打电话。如果是他庙的人,就算了,我和他们没有感情可言。

夜雨声烦:……呵,男人。

 

20:03

王不留行:如果是你的话,那么那个人一定对你爱得深沉。

 

黄少天几乎给他的列表都发了一遍,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给出他想要的答案,他无所事事地摁灭了手机,然后又摁亮,反复几次,最后,他看着手机锁屏上那两个笑得夸张的少年出了神。

训练营时,他与喻文州的对话基本上都是不令人愉快的,他很少喊喻文州的名字,更多的是略带嘲讽地叫他“吊车尾”,后来,两人要组成搭档去打比赛了,方世镜曾忧心忡忡地把他们叫去,苦口婆心地告诉两人要配合,要默契,你们是要陪伴对方披荆斩棘、一路前行的人,不能再这么孩子气的闹了。世镜

事实证明两个人都把这些话听进去了,黄少天开始别扭地去接触喻文州,对于他来说,示好的最直接方式就是找对方说话,于是从此以后,喻文州无论走到哪,都仿佛带了一个喇叭似的,也许是因为方的教导,喻文州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厌烦,他会认真地去听黄少天讲话,努力地挑出他的话中有用的部分,然后仔细琢磨。当然,黄少天讲废话的时候他也得装作认真听的样子,不然黄少天会炸毛的。

这个习惯,喻文州保持了一辈子,熟练到仿佛这不是他后来为了配合去练就的,而是与生俱来的技能,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技能,对于黄少天来说,这无疑是个大招。

蓝雨第六赛季夺冠的那个晚上,蓝雨众人聚餐,黄少天激动地连说带比划,恨不得能把冠军奖杯吃了,大家也很配合地大声呐喊:“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冠军蓝雨!”黄少天喝了点酒,醉眼朦胧之际,他看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就坐在他的左边,一边给他剥虾一边听他讲话,脸上的喜悦也是难以掩盖的。灯光照在喻文州的脸上,就仿佛加了一层滤镜,让黄少天有些看不清,但这个画面却在黄少天脑海中存在了很久。

第八赛季的时候也是这样,黄少天冷冷地冲记着丢下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但是上了回俱乐部的车后,黄少天便控制不住情绪了,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出来的,黄少天将头埋在喻文州的怀里,带着哭腔、絮絮叨叨地说话:

“我尽力了啊!”

“我知道,少天已经很棒了。”

“那群记者好烦啊!”

“对,好讨厌。”

“下个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嗯,我们的!”

“文州,你愿不愿意一直听我说话?”

喻文州笑笑,然后轻轻地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

“我愿意。”

最后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怀里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喻文州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将眼中的难过抹去,换上如水般的柔情以及坚定。

黄少天有时候会为了一些小事说上半天,或是高兴的,或是悲伤的,或是气愤的,这是,蓝雨队员大都敷衍两句,唯有喻文州,不在乎他的口气,总是眉眼含笑地盯着他,认真地听他说话,能一下子就跳出他话中的重点,然后附和他一下或安抚他几句。

不得不承认,黄少天已经沉迷上了这种感觉,每次喻文州看着他笑得时候,黄少天就觉得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只有自己,然后,黄少天就会开始骄傲,在他眼中,被喻文州看在眼中可是一件重要程度不亚于拿冠军的事呢。

 

黄少天猛然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手机锁屏,然后登上QQ,点击特别关心,那个人的头像正在亮着,仿佛在诱惑他,然后他就鬼使神差地给对方发了条消息:

夜雨声烦:文州,我问你件事哦,要认真回答。

索克萨尔:好,少天你问吧。

夜雨声烦:如果一个人愿意认真听我说话,会关心我的一举一动,会对我笑的很温柔,那么,这个人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索克萨尔: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确对你有意思。

夜雨声烦:巧了,我也对你有意思。

 

只有你愿意听我的废话,只有你会瞬间抓住我说的话中的重点,只有你会关注我抱怨的每个小烦恼,只有你会在我说累的时候给我递一杯水。

只有你是我的最佳听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