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无忧

【喻黄】最佳听众

*灵感来源b站视频av13105393

*新人发文,请多指教

*ooc预警

*为全世界最好的喻黄打call!

黄少天是个话痨,这在他的交际圈中已不是一个秘密。

他的话很多,垃圾话很多,有道理的也不少,吐露真情实感的也有,但是当这些话搅在一起,就仿佛一团交错杂乱的毛线球,没人会有那个耐心去一一分辨,所以大部分人对黄少天的话都会一笑而过,或者吐槽两句。

当然,这个大部分人不包括喻文州。

在某个属于蓝雨的炎热夏天,蓝雨众人于训练的闲暇时间开了一个茶话会,主要内容就是吃粉丝送来的大波零食。

可是黄少天不是一般人,他虽然在吃着,但也无法克制他想要说话的欲望,于是,他的声音便如炎热的夏风缭绕在整个休息室,语气中尽是明媚热烈,但却扰人心烦。

“黄少啊!算我求求你了,咱们安安静静地吃零食不好吗?你为什么非要浪费一下你的口水呢?”宋晓抓着薯片袋子,神色绝望地开口。

“就是啊,黄少,学学人家周泽楷好吗!”李远也提出建议。

“附议。黄少,说了这么多,你不觉得口干舌燥吗?”徐景熙跟着说道。

“对啊!黄少,你保护一下我这个未成年的小可爱的耳朵行嘛?”卢瀚文可怜巴巴地说。

“我靠!你们这是嫌弃我啊!为什么要这么安静啊,几个大老爷们在一起,不散发一下男性荷尔蒙,你们好意思吗?好意思吗?为什么要学习周泽楷,他有什么好学的,动不动就脸红地说不出话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哑巴。而且我不觉得口干舌燥啊,我反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小卢啊,就是因为你还小,未成年人更要活泼可爱一点啊!老气横秋的像什么话!”黄少天咽下嘴里的果冻,情绪激动地反驳。

“呵呵!男性荷尔蒙是通过说话来散发的吗?”宋晓小声吐槽。

“对啊,而且咱们一堆大老爷们,给谁散发啊?”李远说道。

“嗯?”黄少天瞪大了眼,正准备好好和宋晓、李远讨论一下男性荷尔蒙的问题,就有一瓶水从他的左边递了过来,他顺着那双白皙修长的手看过去,就看见他的队长正对着他笑。

黄少天一时有点怔,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他笑得怎么这么好看。嘴角微微扬起,眼眸眯起,眼尾也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明明今天的温度那么高,可喻文州的笑却像轻风,像泉水,像河堤杨柳,将他包裹起来,周围的一切热浪都与他无关,他的世界只剩下喻文州的这个笑。

“少天,还是喝点水再说吧,我听着呢。”喻文州又把杯子向前递了递,柔声说道。

“噫~”

“队长偏心哦!”

“只给黄少的水吗?啧啧,讲究啊!”

“只有我一个关注那句‘我听着呢’吗?”

“你不是一个人!”

蓝雨众人开始起哄,训练室顿时弥漫了一种暧昧的气氛。

“胡说什么啊你们!队长只是我的好兄弟啊!也就队长会认真听我说话,还会关心我,哪像你们这些人,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少看同人,那会荼毒你们心灵!”黄少天脸微微泛红,脑子开始混乱,嘴上快速但却毫无章法地回击道。

“呦呦呦!”

“兄弟!好兄弟!。”

“队长,我敬你是条汉子,能一本正经地听完黄少的话。”

“你们都忘了队长那句‘为了友谊,可以忍了’吗?”

黄少的辩解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蓝雨众人反而变本加厉了。黄少天偷偷瞄了一眼喻文州,发现他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闹,黄少天脸更烫了,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盯着手中的水杯,不说话了。

“黄少,你该不会真以为队长每次都那么认真听你讲话真的是为了友谊吧。”黄少天右手边的郑轩靠近黄少天,轻轻地说道。

“难道……”黄少天楞了一下,他觉得有股情绪在自己的胸腔里猛烈地撞击,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话也少了起来,他好像在期待什么,“不是吗?”

“至少,以我和你这么多年的兄弟情,我就做不到听你讲完,然后再给你递一杯水。”郑轩耸耸肩,说。

郑轩的那句话在黄少天的心里激起了一层涟漪,黄少天开始仔细留意、观察、思考。

喻文州每次看他说话时脸上的笑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喻文州能听完他的话还不吐槽他?那他递过来的那杯水又代表着什么?自己可不可以理解为他在关心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如他所说,只是友谊吗?

我真的,只想和喻文州当兄弟吗?

“我去!黄少天你再想什么啊!不和队长当兄弟,难道当恋人吗?不不不不不!你们可是蓝雨双核,剑与诅咒,最好的搭档啊!当恋人怎么可能呢,一定是被郑轩影响了,明天就去找他pk!”黄少天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枕头里,希望可以抛掉这个危险的想法。

可是这个想法一旦出现,就极其顽强地在黄少天的心窝里生根发芽,怎样都除不掉,甚至还在快速地生长着,左右着黄少天的情绪。

“啧,一定是兄弟情,队长那么温柔,对谁都很好呀,是我多心了,自恋个什么劲儿。”黄少天翻身起床,登上QQ,寻找着他的好兄弟,想要证明他和喻文州的纯洁关系。

12:24

夜雨声烦:乐乐!乐乐!在吗!我有话要问你!你一定要认真答,遵从你的内心,你是不是我的好兄弟?

百花缭乱:是……吧。

夜雨声烦:吧?什么吧?咱俩这关系你还用吧?你故意的是不是?好好回答!我很认真的!

百花缭乱:行行行,我是你好兄弟行了吧,你今天发什么神经?

夜雨声烦:没有!我很正常。那我问你,你愿不愿意认真地听我说话,然后在我说完后给我递杯水?

百花缭乱:我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害我?

夜雨声烦:……

“一定是因为我只是联盟一枝花张小乐的男闺蜜,我俩不是真正的兄弟关系,一定是这样。”这么自我安慰着,黄少天又点开了和叶修的消息页面。

12:28

夜雨声烦:老叶老叶!在不在在不在?我问你个问题昂!你认真回答!如果你愿意认真听我说话,还愿意在我说完后给我递一杯水,那么,咱俩是什么关系?

君莫笑:父子关系。

夜雨声烦:我去你个父子!我就知道老叶你说不出什么好话!拉黑拉黑!

“一定是因为老叶太没下限太无耻了,我要换个正常点的。”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黄少天又戳开了和王杰希的聊天页面。

12:31

夜雨声烦:老王?在吗在吗?我问你个事,你觉得如果一个人愿意听我说话,还会给我递水,那么他对我是不是有意思?

王不留行:[自动回复]忙碌中,若有急事请打电话。如果是他庙的人,就算了,我和他们没有感情可言。

夜雨声烦:……呵,男人。

 

20:03

王不留行:如果是你的话,那么那个人一定对你爱得深沉。

 

黄少天几乎给他的列表都发了一遍,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给出他想要的答案,他无所事事地摁灭了手机,然后又摁亮,反复几次,最后,他看着手机锁屏上那两个笑得夸张的少年出了神。

训练营时,他与喻文州的对话基本上都是不令人愉快的,他很少喊喻文州的名字,更多的是略带嘲讽地叫他“吊车尾”,后来,两人要组成搭档去打比赛了,方世镜曾忧心忡忡地把他们叫去,苦口婆心地告诉两人要配合,要默契,你们是要陪伴对方披荆斩棘、一路前行的人,不能再这么孩子气的闹了。世镜

事实证明两个人都把这些话听进去了,黄少天开始别扭地去接触喻文州,对于他来说,示好的最直接方式就是找对方说话,于是从此以后,喻文州无论走到哪,都仿佛带了一个喇叭似的,也许是因为方的教导,喻文州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厌烦,他会认真地去听黄少天讲话,努力地挑出他的话中有用的部分,然后仔细琢磨。当然,黄少天讲废话的时候他也得装作认真听的样子,不然黄少天会炸毛的。

这个习惯,喻文州保持了一辈子,熟练到仿佛这不是他后来为了配合去练就的,而是与生俱来的技能,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技能,对于黄少天来说,这无疑是个大招。

蓝雨第六赛季夺冠的那个晚上,蓝雨众人聚餐,黄少天激动地连说带比划,恨不得能把冠军奖杯吃了,大家也很配合地大声呐喊:“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冠军蓝雨!”黄少天喝了点酒,醉眼朦胧之际,他看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就坐在他的左边,一边给他剥虾一边听他讲话,脸上的喜悦也是难以掩盖的。灯光照在喻文州的脸上,就仿佛加了一层滤镜,让黄少天有些看不清,但这个画面却在黄少天脑海中存在了很久。

第八赛季的时候也是这样,黄少天冷冷地冲记着丢下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但是上了回俱乐部的车后,黄少天便控制不住情绪了,眼泪几乎是一瞬间就出来的,黄少天将头埋在喻文州的怀里,带着哭腔、絮絮叨叨地说话:

“我尽力了啊!”

“我知道,少天已经很棒了。”

“那群记者好烦啊!”

“对,好讨厌。”

“下个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嗯,我们的!”

“文州,你愿不愿意一直听我说话?”

喻文州笑笑,然后轻轻地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

“我愿意。”

最后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怀里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喻文州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将眼中的难过抹去,换上如水般的柔情以及坚定。

黄少天有时候会为了一些小事说上半天,或是高兴的,或是悲伤的,或是气愤的,这是,蓝雨队员大都敷衍两句,唯有喻文州,不在乎他的口气,总是眉眼含笑地盯着他,认真地听他说话,能一下子就跳出他话中的重点,然后附和他一下或安抚他几句。

不得不承认,黄少天已经沉迷上了这种感觉,每次喻文州看着他笑得时候,黄少天就觉得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只有自己,然后,黄少天就会开始骄傲,在他眼中,被喻文州看在眼中可是一件重要程度不亚于拿冠军的事呢。

 

黄少天猛然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手机锁屏,然后登上QQ,点击特别关心,那个人的头像正在亮着,仿佛在诱惑他,然后他就鬼使神差地给对方发了条消息:

夜雨声烦:文州,我问你件事哦,要认真回答。

索克萨尔:好,少天你问吧。

夜雨声烦:如果一个人愿意认真听我说话,会关心我的一举一动,会对我笑的很温柔,那么,这个人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索克萨尔: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确对你有意思。

夜雨声烦:巧了,我也对你有意思。

 

只有你愿意听我的废话,只有你会瞬间抓住我说的话中的重点,只有你会关注我抱怨的每个小烦恼,只有你会在我说累的时候给我递一杯水。

只有你是我的最佳听众。

--------------END--------------


评论(6)

热度(40)